布列松“决定性瞬间”的美学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29 15:14 浏览次数:

  “决定性瞬间”的美学 亨利·卡蒂埃-布列松 HENRI CARTIER-BRESSON 亨利·卡蒂埃-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在那些热爱巴黎、与 巴黎溶为一体,并忠实地记录了巴黎悲欢离合的摄影家中,应特别提到布松、 卡帕、多阿侬。 卡帕在随联合国军进入巴黎时,曾泪流满面地高声叫喊着:“巴黎就是我!” 多阿侬经常到贫民街去,喝着廉价的葡萄酒,与艺妓、工人、贫民们闲聊人 世间的生活。多阿侬是真正的巴黎贫民后代。与此相反,布列松则是法国名 门迦勒底人的后代,属于上流社会的聪明人。 巴黎摄影界当时对这三人的评价顺序是:布列松、卡帕、多阿侬。也有 一部分人认为是,多阿侬、布列松、卡帕。如果说对巴黎充满陶醉感情的摄 影家,还应加入布拉萨。但是布拉萨已经是过去了的人。当然卡帕也是三人 中最先离开人世的。多阿侬只是拍摄贫民街人民的生活,而布列松却不仅拍 贫民街,还把镜头对准贵族生活内幕;如今能够拍到这一世界场景的,布列松 恐怕是最后一个了。 无论如何,布列松不是贫民。他居住在距巴黎170英里远的一个古老的 小镇上,小镇的生活奠定了他的人生之路和以后的成就。小镇里,有他的爱 妻拉特娜。曾拜访过这里的日本摄影家川原舜说,由于拉特娜不喜欢烟味, 所以布列松在妻子面前从不吸烟。在这里,布列松把他的一生都献给了新兴 艺术---摄影。这种奇妙的、神秘的、罗曼谛克式的生活代表了布列松的艺术 风格。 布列松1932年才开始拿起相机拍照。这是一张早期的代表作。 斯维勒是西班牙的一个小镇,画面里一个撑着双拐的残疾儿童,他后面正在嬉戏 的孩子们对此有不同反映。其中一个坏小子甚至要想恶作剧,被另一个孩子抱住。 照片拍摄得十分生动,画面结构也相当严谨完整。 两个男子,一个在布幕的缝隙中偷看街头演出,另一个警惕地扫瞄着周围的情况, 以免被人抓住而引起麻烦。照片的精彩部分是这个男子那种特别的眼神。布列松有时 被列入“专在街头巷尾抓拍的摄影家”行列,他善于在平常的日常生活中挖掘出不平 凡的照片。 这张照片是布列松抓拍艺术中 代表性名作。在前景中跳跃的男 子,其身影恰好跟背后招贴广告 中跳跃女郎相似,一前一后,互 相呼应,相应成趣。这个拍摄瞬 间,也就是布列松心目中的“决 定性的瞬间”。 1936年,英国乔治六 世举行加冕典礼,世界各 国的摄影记者,闻风而至 的全国记者,大都把注意 力集中在富丽堂皇的仪仗 队上。布列松却与众不同, 他还注意到马路上的芸芸 众生。躺在报纸堆里入睡 的人物,由于深夜出来 “占座”,熬得又困又累, 等到仪仗队过来时,他却 已经支持不,进入梦 乡……。别具慧眼,旁敲 侧击,在普通人的生活中 挖掘富有情趣的镜头,是 布列松所特有的风格。 广角镜头取景范围大,景深大,可把远近景物全都纳入清晰范围之中。但焦距 太短的广角镜头往往过分夸张前景,产生歪曲和变形。因此,布列松经常采用28毫 米的广角镜头。这张为法国著名画家马蒂斯拍摄的照片,反映出画家对鸽子的喜爱, 表现出一种独特的个性。 这张照片的题材并不重大, 但却是布列松的一幅脍炙人口 的名作。表现一个男孩:两只 手里,各抱一个大酒瓶,踌躇 满志的走回家去,好象完成了 一个光荣而 艰巨的任务。照片 中的人物,情绪十分自然真实, 显示出布列松熟练的抓拍功夫。 抓拍是布列松一生所坚持的基 本手段。他从来不去干涉他的 拍摄对象。 此照之所摄,是60年代美国好莱 坞著名女明星玛丽莲·梦露。虽 然布列松是在梦露不经意时抓拍 了此照,但从这一凝固的瞬间里, 还是抓住了模特的天生丽质和娴 雅风度。 柏林墙边(1963) 德国柏林东西分别占领十六年后,东柏林方面于1961年8月12日至13日工资突击 建功立业立起柏林墙,其目的是防止西方的渗透和干扰。布列松的这个镜头,表现 三个柏林人站在一个高台上,观看墙那边的情景。 柏林墙边(1962) 在东西柏林交界处,布 列松抓到了这样一个发人 遐想、引人深思的镜头。 双手持拐而行的残疾者, 暗示出以前发生过的战争; 荷枪的卫兵,又反映出了 持续着的对立。再加上阴 雨天气的灰暗影调,使得 画面有一种低沉的气氛。 布列松经常强调观察,他 说:“重要的是观察。摄 影,是在很短的时间里, 敏捷的表现出最重要的部 分。” 轧金子(上海,1949) 此照片摄于四十年代的上海。剧照的通货膨胀使百姓手中的纸币几乎成为废纸。 为此人们疯狂地挤在银行门口,企图兑换一点较可靠的黄金。上海人称之为“轧金 子”。 门里门外(北京,1949) 门里坐着富态的老板,门外石阶上坐着辛劳一天的雇工,在吃着窝头、咸菜、小 米粥——当时北京劳动者最普遍的一日三餐。不同的人物身份和境遇鲜明而突出,足 见布列松的抓拍功力。 苦难的眼睛(1948,南京) 1948年冬至1949年春,布列松 先后采访了中国的北平、南京、 上海等城市,这张愁容满面的男 孩子照片,是在南京市民买米的 队伍中抓拍下来折,照片揭示了 中国人民的悲惨和苦难。布列松 是一位善于思考的摄影家。著名 的美国杂志摄影家协会主席B·格 林曾说:“看上去,布列松的摄 影好像是漫不经心随手拈来。但 实际上他是一个很有思想的人。” 北京(1958) 1958年,布列松曾再次来华摄影采访。在一个科技展览会里,一群观众,好奇 而又精神专注地观看着电视图象,布列松不动声色地拍下了当时的真情实景。照 片中人们的精神状态与前一幅的愁苦面容截然不同,有鲜明的反差。他说:“我 感到最大的愉快,就是别人看了我的作品而感到真实。” 雕塑家贾柯米蒂(1961) 布列松拍摄人物时,经常喜欢 在他们的动作过程中下手。这张意 大利现代派雕塑家贾柯朱蒂的照片, 就是在他们搬运雕像时抓拍下来的。 抓拍的时机,恰好是贾柯米蒂处于 两个塑像之间,而且举步前行的姿 态又与前景中塑像的身姿有某些相 似之处。 国庆日 美国国庆日,这位老太太 准备在自己家悬挂国旗来庆 祝这一节日,可惜她家的旗 杆断了。没有办法,她就把 国旗被在身上。她说:“在 我心中不能没有这面国旗。 “这时,布列松迅速地拍下 了这张照片。 纽约(1961) 在美国,几乎每一家公司的经理和老板都离不开一位年轻漂亮的女秘书,这张照片 之妙,是妙在瞬间的抓取上。观众看不见女秘书的容貌和身影,只能看到一只高跟 鞋的脚。这就避免了直露,提高了作品的内涵和视觉趣味。 美国模范监狱所见(1975) 瘦削的腿脚和手臂竞能从 狭窄的铁栅缝里伸出。怒吼 的嘴巴隐约可见,这所“模 范监狱”究竟“模范”到了 什么程度,也就可想而知。 布列松善于在日常生活的场 景里发现隐藏着的问题和内 在矛盾。他说:“摄影,意 味着在若干分之一秒的时间 里,同时认识出现象的本质, 又能快速地把有含意的形式, 严密地组合起来。这是一种 使自己的头脑、眼睛、心灵 同时集中在同一个轴心上的 活动。” 坟场中的热恋(1978) 一方面是一代又一代的死亡;另一方面又是一代又一代的生息繁衍。这张照以 生与死强烈的对比,震撼着观众的心灵。小小的一个画面里,凝聚着人类永远说不 清讲不完的故事,这会引发出多少联想和感慨。而这,正是布列松作品的与众不同, 特别耐人寻味的地方。 田野景色(1968,法国) 布列松所拍的照片,并不是每一幅都有深刻的含意。有些是对形式美的注重和讲 究。右图:1952年在意大利拍摄的街头小景,路边的铁栏、街面上的行人,以及一 级的台阶,既富有层次,又构成了一个严密的整体。上图:1968年在法国所拍摄的 田野景色,高耸的树林,笔直的道路,S形的透视消失点,不论是线条,还是黑灰白 影调,都给人以统一协调之感。 1980年,一位中国客人 到巴黎访问布列松,要求为这 位72岁高龄的摄影大师拍摄 照片,布列松没有同意,但把 这张照片送给他的客人。画中 的形象,是布列松在落地窗帘 后面持笔作画。此照表示:晚 年的布列松已退出摄影圈。他 不抛头露面,只想以绘画自娱, 度此余生,此幅为布列松妻子 所拍。 END


上一篇:决定性瞬间    下一篇:绝密5招 摄影大师布列松教你如何构图